美国华人网 - 华人生活网

我要发布
|繁體中文

华裔抗议亚凯迪亚市兴建无家可归者庇护所,引发对立!

2021-6-10 09:08 AM| 发布者: candy2020| 查看: 6| 评论: 0|原作者: candy2020

摘要: 周六早晨,在南加州亚凯迪亚(Arcadia)的一个高档社区里,一栋栋房子坐落在修剪整齐的草坪后面,但是,一个由宝马、奥迪和特斯拉组成的车队打破了这份周末的宁静。从车里出来了几十个举着牌子、喊着口号的抗议者, ...
周六早晨,在南加州亚凯迪亚(Arcadia)的一个高档社区里,一栋栋房子坐落在修剪整齐的草坪后面,但是,一个由宝马、奥迪和特斯拉组成的车队打破了这份周末的宁静。
从车里出来了几十个举着牌子、喊着口号的抗议者,他们心中的目的地只有一个:亚凯迪亚市议会女议员阿普丽尔·韦拉托(April Verlato)的家。韦拉托支持一项为无家可归者建造“小房子”(tiny homes)的计划。
0_202106092153213ZNTT.jpg
(亚凯迪亚市议员阿普丽尔·韦拉托)
来自于隔壁城市的刘凤岚(Fenglan Juli Liu)在Facebook上组织了这一次的抗议活动,她说:“阿普丽尔·韦拉托需要明白,小房子不是阿卡迪亚的解药。他们是无家可归者的‘监狱’。我知道,我曾经问过他们。”
0_20210609215321456NM.png
(民众抗议在亚凯迪亚兴建无家可归者庇护所 Robert Gauthier / Los Angeles Times)
远离洛杉矶市中心的“游民巷”(Skid Row)和正在升级的回音公园(Echo Park),对于亚凯迪亚的“小房子计划”的争论为无家可归的人寻找住所的挑战提供了一个鲜明的教训。
在过去的十年里,洛杉矶县的无家可归问题已经从城市热点地区蔓延到了郊区。虽然亚凯迪亚的无家可归者数量相对较少,但给他们提供住处的想法在一些地方激起了愤怒和恐惧,在另一些地方引起了同情。
0_202106092153215hv0h.jpg
这场战争引人注目的另一个原因是。许多反对兴建无家可归者收容中心的都是亚裔美国人。这是在尔湾和韩国城发生类似争议之后,这是亚裔围绕“无家可归者收容所”问题动员起来的最新的示威活动。
然而,同样在亚凯迪亚市,亚凯迪亚高中(Arcadia High School)的亚裔学生是“小房子住宅计划”的最坚定支持者。
17岁的贝姬·陈(Becky Chen)说:“有可能是因为代沟。但我觉得我们已经做了功课,很多反对小房子的人还没有。”
亚凯迪亚大约有5万9000居民,其中62%是亚裔移民和亚裔美国人,在辩论双方都扮演了主导角色。人们使用Facebook和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互相攻击,这些平台在华裔移民中很流行。
在亚凯迪亚市的会议和论坛上,一些反对小房子的人要求市议会授权亚凯迪亚警察把无家可归的人赶出城。
0_202106092153216B8FB.jpg
警察局长罗伊·中村(Roy Nakamura)说,他的警察将把无家可归的人从私人财产中赶走,制止那些犯罪行为,并提供汽车旅馆代金券。
中村是日本人,是亚凯迪亚历史上第一位亚裔警察局长。他补充说,“无家可归不是犯罪。”
今年2月,亚凯迪亚市议会投票决定,在洛杉矶县无家可归者倡议(Los Angeles County Homeless Initiative) 提案 H的资助下,研究安装一个微型收容所项目。
如果获得批准,这个为期一年的试点项目将为该地区不断增长的无家可归者提供多达30个住所,据估计,该地区的无家可归者人数刚刚超过100人。
这15个小房子——每个8英尺乘8英尺——都有Wi-Fi,住户可以吃东西、洗澡、洗衣服和就业安置服务。这样做会有安全保障,而且这些建筑将被安置在靠近城市的非合并区域,远离更富裕的社区和商业区。
0_2021060921532175V2G.jpg
(图为洛杉矶市的小房子收容所)
地点选在派克公园(Peck Park)附近,距离市政厅约5英里,在一家脱衣舞俱乐部的拐角处。
0_2021060921532187OWE.png
韦拉托说:“我不认为亚凯迪亚的其他地方会得到批准。我的意思是,居民们没有抗议脱衣舞俱乐部,没有抗议女性被物化,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在这个地区的临时收容所遇到问题。”
5月6日,一个关于小型收容所项目的公共论坛吸引了数百名与会者的提问,随后的理事会会议也持续了数小时,人们排队发言。
该项目的支持者表示,这不会花费城市一分钱,是正确的做法。反对者说,该市一直不透明,并认为这些住宅会增加犯罪和毒品使用。
一个非常完善的组织“亚凯迪亚安全卫士”(Arcadia Safety Guardians)主要由亚裔美国人组成,在市政委员会的最后两次会议之前,该组织召集了大约150名居民在市政厅外抗议。该组织由在当地居住了20年的琳达·徐(Linda Xu)创立,也发起了一项反对该项目的在线请愿,截至周四已获得3700个签名。(小编进入页面之后只看到1232个签名)
0_2021060921532196NP6.png
根据一些统计,亚凯迪亚的无家可归者人数显著增加。2018年,城市报告统计了3人。根据该市向洛杉矶无家可归者服务管理局提交的信息,这一数字在2019年增至77人,在2020年增至106人。
市经理多米尼克·拉扎雷托(Dominic Lazzaretto)在5月初的一次市政厅会议上表示,该市从2018年起“开始认真对待年度无家可归者人数”。
那年,韦拉托看到三个无家可归的人睡在她位于亨廷顿大道的办公室附近。她要求市政府官员重新计数,怀疑她刚刚看到了阿卡迪亚所有无家可归的人。这个数字被修正为15。
0_20210609215321102Sv8.jpg
(韦拉托在家门口摆上了咖啡,水和甜甜圈提供给想和她讲一讲收容所计划的人。一些支持者聚集在她家。)
她说:“小房子是为了给人们提供一点点尊严,一点点希望和自主权。”
当一些支持该项目的学生出现在该议员家外的抗议活动时,一些年长的居民感到不安。
苏珊·高(Susan Gao)是亚凯迪亚安全卫士组织的一员,她问到:“我想知道这些学生的家长在哪里?对年长者这么说话有点太不尊重了。”
一些居民指责亚凯迪亚高中的学生和最近的校友的偏激化化,因为他们与全国“日出运动”有联系,该运动主张取消对警察的经费,并支持“绿色新政”。
高中生贝姬说:“我确实觉得很好笑,那些叫我们出来的人认为给无家可归的人提供住房是“共产主义”。”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应用心理学教授冈崎美(Sumie Okazaki)表示,代沟并不令人意外。
冈崎说,年长的亚洲移民和亚裔美国人通常相信理想化的精英政治,把他们的努力工作和奋斗视为通往成功的途径。根据这种世界观,无家可归的人“辜负了他们的能力”。
冈崎还表示,另一方面,年轻的亚裔美国人更可能认为,某些因素,如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的权力结构,可能导致无家可归。
高和这些青少年确实找到了一些共同点:他们批评亚凯迪亚市议会没有及时将小房子项目的相关材料翻译成中文。高也不同意在韦拉托家的抗议活动,她认为这种行为太过火了。
那天,刘凤岚领导的一群人开车把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带到抗议现场。这名无家可归者站在示威者队伍的尽头,短暂地高呼反对小房子的口号。这名男子拒绝接受《洛杉矶时报》记者的采访,整个活动期间他都静静地坐着。
韦拉托在Instagram上发帖称,她对这一策略“非常厌恶”。在一次市议会会议上,她批评把“无家可归者当成动物园里的动物”。
0_20210609215321116Z4t.png
(韦拉托在Instagram上的发文,右下是亚凯迪亚的一名无家可归者)
64岁的本尼·洛萨诺(Benny Lozano)是亚凯迪亚的无家可归者之一,他需要坐轮椅,睡在一家二手商店外面。
洛萨诺说:“也许一周一次,警察会来检查我过得怎么样,看看我是不是嗑药了,是不是喝醉了。”“当他们发现我不是,他们不会打扰我,有时他们还给我汽车旅馆的抵用券。”
这位来自墨西哥阿卡普尔科(Acapulco,Mexico)无家可归者说,他曾经在阿拉斯加和夏威夷的罐头厂工作,生活很舒适,直到双腿严重的关节炎迫使他辞去工作。他最终搬到了亚凯迪亚附近的一个未合并(unincorporated)的地方,以便离住在埃尔蒙特(El Monte)疗养院的母亲近一些。
当被问及是否愿意睡在一个小房子里时,他笑了。
洛萨诺说:“如果我有机会住在一个小房子里,我会这么做,这比睡在地上好。”
两年多来,38岁的罗德尼·卡布拉尔(Rodney Cabral)一直住在亚凯迪亚的一座桥下、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和一些建筑空间后面,在那里,帐篷、破烂的床垫和破旧的办公家具为无家可归的人提供了一些安慰。
这位埃尔蒙特本地人说,他的母亲2018年去世后不久,他就开始流落街头,他失去了阿卡迪亚99美分商店的收银员工作。
卡布拉尔说,由于没有家庭住址,他的工作机会被拒绝了,而疫情关闭只会使情况更加恶化。
他说,该项目的反对者和支持者已经拍摄了照片,并采访了该地区的许多无家可归者,以证明他们的观点。
卡布拉尔说:“有些人说我们有精神疾病,当你失业和抑郁时,很难不这么说。”
卡布拉尔说,他不介意住在一个小房子里,尽管他对宵禁等限制很警惕。但他真正想要的是一份工作,这样他就能自己付房租了。
临时市长郑博人(Paul Cheng)表示,他希望亚凯迪亚能找到一个解决方案,避免联邦法官授权处理当地无家可归者的情况,就像法官大卫·o·卡特(David O. Carter)在洛杉矶做的那样。
今年2月,亚凯迪亚通过了一项法令,禁止无家可归者在该市早7点至晚10点之间“露营”——下雨的情况除外。这使得该地区许多无家可归者已经睡在亚凯迪亚附近的一个未合并的地区。
台裔美国人郑博人说:“你在这场辩论中看到的是亚裔美国人政治的崛起,再加上针对亚裔仇恨犯罪的增加和这种流行病,你可以看到很多亚裔美国人在人数上找到了力量。”
抗议活动似乎找到了他们的目标。
上周二,市议会一致投票决定在120天内用英语和汉语举办多个关于无家可归者的论坛,并成立一个公民委员会,调查如何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所。
0_2021060921532112ttt9.png
这次投票无限期推迟了这种小房子的建设。
他说:“最后,我们要听取选民的意见。他们有力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客服微信号

  • 下载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