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繁體中文

美国华人网

搜索
美国华人网 首页 资讯 报税理财 查看内容

“斯坦福女孩”背后:从陕西首富到山东首富的赵家人

2019-5-3 16:22| 发布者:总编辑| 查看:159| 评论:0

摘要:美国史上最大名校招生舞弊案,竟被曝出最大一笔行贿金额来自中国家庭。两年前,“美国高考状元”赵雨思曾在斗鱼直播分享考入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经验,并称自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斯坦福大学的“普通女孩”。不过 ...

美国史上最大名校招生舞弊案,竟被曝出最大一笔行贿金额来自中国家庭。

两年前,“美国高考状元”赵雨思曾在斗鱼直播分享考入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经验,并称自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斯坦福大学的“普通女孩”。



不过根据《洛杉矶时报》、《每日邮报》等多家美国媒体的报道,步长制药(603858)董事长赵涛涉嫌斥资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74万元),运作女儿赵雨思就读斯坦福大学事宜。本次招生舞弊丑闻的主要人物辛格,被指帮助赵雨思以“帆船特长生”的身份就读斯坦福大学,并帮学生伪造了航海运动概况。报道显示,赵雨思今年3月底已经被斯坦福大学开除。

公开资料显示,赵涛为步长制药董事长,现年53岁,新加坡籍。此前他被称为“陕西首富”、“山东首富”,在最新的新加坡富豪排行榜上,他以18亿美元个人资产排名第15位。

对于子女的教育,赵氏家族一直非常重视,还专门设立了家族教育基金。赵涛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曾称,“看不起孩子不靠自己的能力”。

在实控人、董事长赵涛卷入招生舞弊风波后,步长制药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正常经营,大股东和公司关联性不是很强。E公司记者于5月3日联系步长制药证券部人士,希望就此事采访公司及实控人、董事长赵涛,但截至发稿时未获进一步回应。

据北京青年报3日报道,一份赵雨思母亲的声明称,获知女儿被斯坦福录取后,辛格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用于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随后赵母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赵母在声明中表示,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目前赵母已委托律师处理此事。

台前风光

“美国高考状元”赵雨思?

直播分享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经验

e公司记者注意到,赵雨思在被斯坦福录取后,自称“美国高考状元”,一袭披肩发的她,2017年7月30日在斗鱼上直播分享考上斯坦福的经验。当时斗鱼对她的介绍是“横扫美国高考,以ACT33分、托福111分的成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在《美国状元赵雨思教你如何上斯坦福》的视频中,赵雨思全程非常自信,“美国是没有高考状元,但这是一个代表,”她在视频中表示,“更接地气的给大家解释一下,我再重新给大家解释一下,我是斯坦福大学的本科生,斯坦福被大家称为Number Zero的学校,就是比第一还好的学校,就是大家都想去的学校。”



赵雨思在视频中进一步表示,“斯坦福的录取率只有4%左右,是世界上最低的。大家可能知道的哈佛学院,它的录取率是5%-6%左右。然后英国比较牛X的学校牛津、剑桥差不多在20%左右,”

在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中,赵雨思多次“强调”在英国读高中的她连一所英国大学都没有申请。之所以选择美国大学,是喜欢美国大学的申请和招生方式,更看重学生本人的特长和个性。斯坦福大学之所以录取她,是看重她的态度和学习方式。赵雨思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小学时只考了30分,现在却能拿到斯坦福offer,甚至还拿到了奖学金。

她强调说,自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进入斯坦福的梦想,而这次直播的目的就是为激励大家对梦想要执着,不要轻易放弃,“过去大家总说要智商超高才能进入斯坦福大学这样的顶尖名校,我拿到Offer的例子就是在证明,高智商并不是走进名校的决定性因素。”

幕后曝光

步长制药公司老总赵涛?

被指650万美元帮“特长生”女儿考大学

“横扫美国高考”的赵雨思,如今被卷入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高校招生舞弊案丑闻。

据美国媒体报道,50人涉嫌以贿赂和欺诈的方式获取知名大学的录取,涉案学校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世界级名校。这些涉案家长中不乏好莱坞明星、华尔街知名律师、公司CEO等人士,他们总共支付了数千万美元的贿赂款。

紧接着,媒体曝出本次贿赂案中最大一笔金额来自中国家庭,金额高达650万美元,排名第二的仍为中国家庭,金额为120万美元。“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斯坦福大学的“普通女孩”赵雨思,就来自涉嫌出资650万美元的家庭,其父亲正是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

摩根士丹利参与了这起事件。

根据外媒报道,赵涛夫妻通过一位摩根士丹利财务顾问的牵线联系上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而辛格正是这次高校招生舞弊丑闻的主要人物,他曾帮助赵涛女儿以帆船特长生的身份就读斯坦福大学,并给学生创造了伪造的航海运动概况。

据微信公众号“港股那点事”的消息:辛格创办过三家专职学生私人辅导的公司,他对自己所做的生意定位非常明确:“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全美国最富有家庭的孩子送进大学。”2014年辛格出过一本书,叫《获得你心仪大学的录取》,在第一章写道:“这本书里满是秘密。”?

随着高校招生舞弊案丑闻曝光,辛格的秘密就此浮出水面。他的边门就是瞄准了美国高校招生规则中的酌情空间,其中就包括体育特长生。美国社会非常看重各个学校队在体育竞技中的表现,体育竞技市场的庞大规模导致校队教练在美国高校里拥有的权力非常大,比如独揽“体育特长生”的招生大权。

方舟子也在社交媒体上曝光,“那个为了让女儿进斯坦福大学给了中介650万美元的中国土豪被《洛杉矶时报》和《每日邮报》挖出来了,是山东步长制药公司老总赵涛。其中50万美元用于贿赂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教练,将她女儿当成帆船选手。斯坦福已将他女儿开除,中介和教练被抓。”



传奇色彩

在新加坡“一针成名”,3月赚了90万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赵涛为步长制药董事长,现年53岁,新加坡籍,2001年起任公司董事长,现兼任步长(香港)董事、首诚国际(香港)董事和大得控股董事等职务。

步长制药和其“掌门人”的发展历史,颇具传奇色彩,这首先要从赵涛的父亲赵步长说起。



(2014年7月8日,赵涛(左一)在“共铸中国心”活动走进云南藏区的启动仪式上。)

公开报道显示,1938年,赵步长生于陕西长安县一户贫困农户家中。1958年,他被保送至西安医学院就读,1963年,他与同为西安医学院毕业的妻子伍海勤响应号召,前往新疆阿勒泰支边。在那里工作18年之后,赵步长于1981年辞去阿勒泰地区卫生学校校长的职位,带着妻子和4个儿女回到陕西,进入咸阳二一五医院工作。

此后的10多年中,赵步长将中风、冠心病作为主攻方向,创建了“药气针”疗法和“脑心同治”理论。直到1992年,赵氏家族迎来发展的关键转折点。

就在4月28日,步长制药官方微信转发了一篇名为“医藏十年”的文章,该文的主角正是赵雨思的父亲、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

1992年,当时只有26岁的赵涛随父亲赵步长前往新加坡参加“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主办方为二人安排了一场活动,为一位名叫刘亚美的新加坡脑血栓患者进行现场治疗。刘亚美年过六旬,因脑血栓后遗症,已瘫痪6年。

当时在国内,赵氏父子潜心研究多年的针灸疗法“药气针”已颇有名气,这门针灸疗法专门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

在现场所有专家和媒体的注视下,年轻的赵涛在刘亚美四肢的穴位上缓慢行针。20分钟后,刘亚美奇迹般站了起来。赵涛的医术轰动了新加坡,4000多人要求就医。赵步长先行回国,留下赵涛继续行医。3个月里,他陆续收到患者为表达感激之情递给他的红包共90万美元。这笔钱后来成为赵氏父子创业的启动资金。

在“一针成名”次年,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于1993年8月成立。

据了解,创业初期,赵涛在公司担任总经理。学医出身的他深谙市场之道。他从上大学时就开始做生意,18岁卖咖啡,19岁卖明信片,20岁卖游戏机赚了3年学费。公开报道显示,开始创办企业之时,在给父亲寄的一张明信片上,赵涛用笔简单勾画了企业LOGO,并留下一句话:总有一天,全世界会记住它。直到今天,步长还使用当时赵涛设计的LOGO,这张明信片也依然完好地保存着。

在赵涛的操盘下,步长制药通过广告策略和独创的营销模式迅速发展壮大。公司走上正轨后,采取“收购+上市”战略,相继收购山东丹红制药、保定天浩制药等十多家药企,并推动山东步长制药于2016年上市。按当日市值计算,步长赵氏家族的财富达到284.81亿元,成为了年度山东首富。而最新的新加坡富豪排行榜,赵涛以个人资产18亿美元排名新加坡第15位,也是上榜的21名富豪中年龄最小的。

家族管理

设立家族教育基金

曾称“看不起孩子不靠自己的能力”

e公司记者在步长制药官方网站中注意到,公司11人管理团队中,赵氏家族共有6人:赵步长身份为步长脑心通发明人,妻子伍海勤担任公司学术委员会主席,长子赵涛任董事长,次子赵超任总裁,长女赵骅任总裁助理、采购副总裁,次女赵菁则任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

(步长制药6名高管都来自赵氏家族)

除此之外,赵涛的妻子赵晓红、赵超的妻子张玉洁、赵骅的丈夫陈桂平、赵菁的丈夫许阳也都在步长任职,也因此有媒体称之为家族“十人团”。

一篇《赵涛家族:从陕西首富到山东首富》的文章显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赵步长便制订了严格的“家规”,其中包括:每位家族成员根据各自能力安排在不同的岗位上,只提供一份工作;家族成员违反规定,要进行加倍处罚。

当时的报道显示,赵涛与父亲赵步长一样原则分明、铁律如山,“一直以来我们对家族成员要求比较严。在犯错误的问题上,我们处理比较重,因为家族成员不仅只有直系,还有旁系很多人在里头。我们都开除了好几个,该开除照样开除,你做不好,就不要待在队伍中,所有人平等。”

公开报道显示,赵涛结合东西方传承之道,成立家族办公室,进行资产的全球配置,梳理和制定家规、家风和家族文化,其中就包括设立家族教育基金,进行后代的创业投资。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家的孩子们都没有豪车,他们想开还得向我借。”当时女儿赵雨晨在旁边笑着说:“我们也没有借过。我们从小就被告诉说想要什么,要靠自己去赚。”赵涛随后表示,“我非常看不起这些孩子不靠自己的能力,只要一见到就会训,压根很厌恶这种。”

“对于孩子们,一定记住不能给钱,一定会是浪费。每个人都不会有任何股权的,只有让他们自己去创业,自己打造一番事业。”赵涛曾这样表示。

步长制药回应:

公司正常经营,与大股东关联性不强

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6.6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88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15.29%。销售费用为80.3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03%。



其中在心脑血管用药领域,公司已成功开发、培育了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四个知名独家、专利品种,2018年合计销售收入达到91.43亿元。

根据米内网的数据显示,脑心通胶囊、丹红注射液、稳心颗粒三个独家专利品种2017年在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份额的排名在前20位。该公司年报显示:公司系“2016年度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第五位,在心脑血管中成药领域2016年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

如今卷入高校招生舞弊风波,赵氏家族是否会回应也引发各方关注。据界面新闻报道,步长制药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蒲晓平回应称,正在研究这件事,他表示步长制药“是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大股东和我们关联性不是很强的,上交所还没有问询我们,一切以公告为准”。

e公司记者于5月3日联系步长制药证券部人士,希望就此事采访公司及实控人、董事长赵涛,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

赵雨思母亲首度回应:自己受人误导

据北京青年报3日报道,一份赵雨思母亲的声明称,获知女儿被斯坦福录取后,辛格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用于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随后赵母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赵母在声明中表示,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目前赵母已委托律师处理此事。

该声明中称,赵母一直是慈善项目的支持者,由于她的孩子正处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阶段,她一直非常乐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但就像许多亚洲家庭一样,赵母不太熟悉美国的大学的录取程序,因而透过第三方的推荐咨询了教育顾问以协助雨思。

经第三方介绍下,赵母咨询了教育顾问包括辛格先生,从而认识了辛格先生的慈善基金会,当时基金会被陈述为一个有规模,正当,以惠及教育界而成立的非牟利基金。

声明中表示,辛格先生的顾问公司只提供教育顾问服务,没有保证能进任何大学。而雨思一直拥有优异的学业成绩和课外活动成就。她通过正常途径申请了美国的一些大学并得到一些大学录取,且在2017年3月31日收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当赵母得知女儿被一所美国的著名学府录取后,辛格先生也感到意外,并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而捐款是用作支付教职员薪金,奖学金,运动培训计划及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基于辛格先生的陈述,赵母于2017年4月21日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该捐款的性质与许多富裕家长一直公开地向著名大学捐款的情况一样。

当有关辛格先生及其基金会的事宜被广泛报道后,赵母才始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自己的慷慨被利用,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赵母和雨思对所发生的事情深感震惊和不安,并已聘请律师处理事件。

深度e评

“五一”关键词:除了拥挤,还有“心塞”

这个“五一”,60万人挤爆西湖,有游客受不了大吼:我后悔了,我要回家!与此同时,这个“五一”,康美药业(维权)300亿会计“差错”刚刚刷屏,步长制药董事长650万美金送女儿去斯坦福大学立马夺走了康美药业的“风头”。这个时候,最感谢步长制药董事长的,应该是康美药业的老板:正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煎熬”,突然间来了个重量级的援兵,立马让自己从舆论的舞台中央消退,这真是“雪中送炭”啊!只是,这接二连三的造假,对于靠诚信立足于市场的医药类公司来说,未免太让消费者和大众“心塞”了!

第一,步长制药的老板被指花650美元送女儿去斯坦福,这650万美金相对于上市公司老板股权解禁套现后的收益来说,只不过九牛一毛,试问:还有多少上美国名校的“尖子生”是靠着土豪爹豪掷千金走后门上的,又要多少“职场精英”是靠着有权有势的爹妈通过各种关系过上金领生活的?这些土豪爹妈的钱财,尤其是类似步长制药老板的650万美金,又有多少是靠着二级市场的减持兑现的?正常的股权减持套现无可厚非,但靠650万美金走关系让女儿上斯坦福,却是对社会公平的极大漠视。多少人一辈子的终点是赚650万美金,步长制药董事长的女儿,起步就是650万美金。天壤之别的背后,掩盖的是有权有钱者对社会公平的任性践踏和蹂躏。

第二,部分医药类公司,董事长的女儿上名校可以造假,财务也可以造假,给人的感觉是哪里都可以造假,问题就来了:医药类企业是最不能造假的,如果药都是假的,类似长生生物这样的企业生产假疫苗,那还有什么底线不能突破?一个女儿上名校都可以造假的医药类上市公司董事长,会不会“习惯性”地在其他方面造假?想想都是可怕的!而300亿货币资金“一夜蒸发”的医药类上市公司,居然有那么多关联方让这样的企业活了这么多年,而且活得相当滋润,这又是为何?那么多机构前赴后继冲进去,里面是否有什么猫腻?是水平不行,还是道德底线有问题?公众期待对这些问题一查到底,我们的社会,上市公司应该是不断输入正能量,像这样动辄输入“核弹级”负能量的企业,该退市的要退市,该破产的要破产。还有那些法律和会计等中介机构,更应该来个穿透式调查,相关机构和个人理应受到严格处罚。

第三、无论是财务造假,还是送女儿上斯坦福造假,公众感到疑惑的是: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最终又流向了哪里?这里面有哪些寻租和违法违纪的空间?又有多少是对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侵害?这种造假事件的发生,不仅严重损害证券市场的三公原则,更会拉低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及层次。上市公司是中国经济的代表,不仅财富获取能力站台社会的塔尖,道德水平和自我约束能力也应该站在社会的塔尖,但对于一些上市公司的造假行为,以及证券市场屡禁不止的内幕交易、利益输送、产品造假等行为,让公众对上市公司整体的诚信能力会大打折扣,也会对世道人心带来负面影响,为什么这样的上市公司造假行为接二连三,最根本的,除了制度亟待完善之外,还在于这些上市公司的违规违法成本太低,如果我们的市场能够像美国市场处罚安然公司一样,试问,还有多少上市公司会步长生生物的后尘?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杜绝证券市场的造假行为,并没有像谈论玄学那样高深莫测,无非是看我们的制度是否健全、是否舍得“动刀子”、是否舍得切断利益输送的“管道”,一句话:是否能够做到秉公执法?

“五一”是个休闲的日子,但看到全国各地景区到处都是人海,上市公司的造假行为接二连三出来挑战公众的承受底线,确实让人有点“心塞”。


来源:e公司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